张培萌翻车受伤一度失去意识:训练就像敢死队就义

  据央视新闻3日晚报道,百米飞人、现转项钢架雪车项目的张培萌在挪威训练中发生翻车,一度失去意识,而他也只能缺席全国钢架雪车锦标赛。

  “实际上,正式上冰的时候,队里的气氛就很凝重,几乎没人说话,每个人都沉默地等待绿灯……简直就像是敢死队排队就义。”

  据央视新闻介绍,当张培萌滑行到利勒哈默尔雪车雪橇最难赛段的第13号弯道时,极速前进带来的巨大离心力导致他的身体失去平衡,发生了翻车。

  “我左手推橇,上车时脚步想离着冰橇近一些,左手没有按到左侧扶手上,而是按到了冰上,等于扶手直接切到了我的腹股沟和耻骨上,整个都肿了,应该说比较严重吧。”

  关于张培萌的伤情,他的团队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“没什么大问题,硬伤养一养就能恢复。”

  直到去年11月,在加拿大卡尔加里跟随中国钢架雪车队集训,张培萌终于试滑了全程,回忆起当时紧张的心情,张培萌感叹,“趴下准备的时候紧张到头盔内氧气不足。”

  而中国钢架雪车第一人、被国际雪车联合会官网描述为“最大的惊喜”的耿文强,也是从田径项目转到钢架雪车的。

  连美国飞人加特林在听到张培萌转战钢架雪车时都忍不住说,“他真的太疯狂了,钢架雪车的速度可是很可怕的啊。”

  在采访中,张培萌本人还原了当时的情况,“第一时间我没有做动作,第二时间都已经上去了,我才开始做,但橇已经下去到最低点了,之后就会快速冲到最高点,我碰到房顶(倾斜赛道较高的一侧)就翻车了,没意识了。”

  由于危险系数较高,运动员仅有头盔作为保护,在冬奥历史上仅进行一届就被移除,直到2002年第19届美国盐湖城冬奥会,才再度成为比赛项目。

  事实上,仅从央视等媒体报道中,过去一年的训练,这早已不是张培萌第一次受伤。

  就目前受伤恢复的情况,张培萌团队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“受了一点硬伤,养一养就好了,没什么大问题,过几天就回国了。”

  何况,钢架雪车的比赛0.1秒就会相差好几个名次,如果能利用好跑步的爆发力,在开始的初速度抢出0.1秒,将是张培萌未来发展的有利因素。

  “钢架雪车很轻,就像滑板一样,推起来不需要很大的力气,也不需要增重,同时我具备从事这项运动所需要的身体条件,能够发挥我奔跑的速度优势。”

  在第13号弯道电光火石间发生的这一切,等到张培萌醒来,已经是第15号弯道。

  从2018年1月31日平昌冬奥会中国代表团成立的那天,张培萌就宣布正式转项钢架雪车,按照原定计划,张培萌本来将第二届全国钢架雪车锦标赛作为全国赛首秀,因为这次受伤,只能无缘参赛。

  去年中国钢架雪车队在德国国王湖雪车赛道进行训练时,张培萌在训练推橇起跑时,跃上冰橇后就失去平衡摔在了赛道上。

  从2月1日以来,张培萌一直跟随钢架雪车集训队在挪威利勒哈默尔进行训练,但不久之前,张培萌发生了翻车的情况。

  等待上冰,“就像敢死队排队就义”

  但即便如此,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开幕前夕,与雪车项目共用滑道,玩法颇为相似的无舵雪橇项目却发生意外:格鲁吉亚名将诺达尔·库玛利塔什维利在一次训练滑行中失控身亡。

  但成功试滑,并且在所有训练的16人中排名第一,终于让张培萌克服了心理恐惧,“提了一年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”

  在这个过程中,运动员在曲线、直线、马蹄形滑道上保持加速度,尽管赛道平均倾斜度为8%~15%,但难度较大的弯道,目测倾斜度约有七八十度,需要承受接近于地球重力4倍的压力。

  国家队教练张凡介绍,张培萌在刚上冰入门的时候,推橇时间只用了5秒,这也是张培萌最终选择转项钢架雪车的关键因素。

  而从网上晒出的图片中看到,他的膝盖也出现了擦伤的情况。

  钢架雪车,这绝对是一项危险性极高的运动。

  北京奥运会,张培萌值得期待。

张培萌 张培萌 张培萌穿上训练服。张培萌穿上训练服。张培萌和队友在冰天雪地中合影。张培萌和队友在冰天雪地中合影。张培萌膝盖受伤。张培萌膝盖受伤。雪车项目,田径选手有优势雪车项目,田径选手有优势奥运,张培萌值得期待。奥运,张培萌值得期待。

  和受伤相比,张培萌最大的难关其实是心理恐惧。

  钢架雪车在开始滑行前有30米的助跑距离,对于爆发力强、柔韧性好的田径选手是一种很大的优势,对于在冰道上的高速滑行有很大的帮助。

  平昌冬奥会,韩国选手尹诚彬已经夺冠,而韩国雪车队的一位教练也曾在无意间提及,张培萌与尹诚彬的身材很像……

  “碰到赛道旁翻车,就没意识了”

  对于雪车项目,冬奥历史有多位运动员有从田径项目转到雪车项目的先例。

  钢架雪车,又叫无舵雪车,运动员趴在80厘米大小,高度约为20厘米的钢板上,头朝前方以约130公里/小时(时速最高可达140公里)的速度,在1200米以上的倾斜冰道上滑行。

  由于危险性极高,钢架雪车这项运动曾经在冬奥会的历史上缺席了54年,甚至在温哥华冬奥会前,与雪车项目共用滑道、玩法颇为相似无舵雪橇项目,还发生过格鲁吉亚运动员在训练中不幸身亡的情况。

  其中,前美国女飞人、伦敦奥运会4×100米项目金牌得主劳伦·威廉姆斯在2013年退役后,转项多人有舵雪橇项目,随后就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为美国队拿下一枚银牌。


Powered by 传诚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